測試廣告1時琦的懷疑直接讓應修遠閉了嘴,看了她幾秒,心裏嘆聲:九爺真是害人。筆下樂  m.bixiale.com

    應修遠覺得該給時琦一個提醒,便笑着問,「近來九爺的病有沒有再發作過?」

    什麼病?

    時琦想了幾秒,才明白應修遠的意思。

    指的是夜鳩的偏執狂躁症。時琦搖了搖頭,「沒有。」

    他不說,時琦幾乎要忘記,九爺的病已經好久沒有發作了。

    這幾年,他很寵她,極致的寵,讓她覺得自己都要被寵壞了。

    可是提到孩子的時候,他總能輕巧的避開。

    時琦:「……」

    她似乎明白了應修遠突然問起九爺病情的原因。

    應修遠見她表情沉默,便道:「他只是會對某一個特定的人,愛的極度專注和偏執,有些時候,有些事情,是需要雙方有足夠的溝通和理解。」

    時琦離開的時候,腦中迴蕩着應修遠的那句話。

    然後到了晚上,夜鳩穿着深色睡衣坐在床上,看着文件處理工作,雙腿修長,氣質矜貴優雅。

    時琦洗了澡,穿着紫色睡裙走出來。

    纖細的腳踝,線條優美的小腿,雪白的大腿在纏繞的薄被下纖長誘人,起伏玲瓏的曲線是怎麼都掩蓋不住的。

    經過幾年的嬌養,當初的純美嬌俏的女孩,如今已成長為婀娜多嬌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夜鳩的視線從文件上移到女人身上,再也移不開目光。

    細心嬌養的肌膚光潔無瑕,在溫暖的燈光下如珍珠般柔潤,酥胸、細腰、翹臀、長腿,每一分每一寸都得天獨厚,美得讓人屏息。

    黑亮的捲髮披散下來,睡衣下的風景半遮半掩,絲絲縷縷的漆黑襯得她的肌膚越發細膩如雪。

    時琦水靈的眸子漾着笑意,走過來勾住男人的脖子,脂粉未施卻依舊妖媚無比。

    「老公~~」聲音嬌軟帶着些許喑啞,十足的迷人。

    夜鳩眼眸一深,沒有動,呼吸的頻率卻在悄悄地改變。

    瑩白細嫩的手指撫上他的頰畔,在他唇上一親,嬌媚的笑,「夜深了,還不休息嗎?」

    夜鳩一把摟住她的細腰,低眼一看,竟只穿着睡裙而已……

    手裏柔軟的幾乎要在掌心裏融化。

    他呼吸一重。

   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!

    夜越來越深,窗外黑沉沉的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臥室內一片溫暖旖旎。

    床頭的枱燈開着,暈黃的燈光朦朦的籠着他們。

    時琦勾着他的脖子,嗓音沙啞的不像是自己,「老公……我們要個寶寶好不好?」

    正在輾轉中男人身形一頓,一隻手逐漸下移,一隻手則緊緊地攬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好久之後,他嗓音性感又嘶啞般的壓抑着,「只有我們不好嗎?」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時琦嬌嬌地軟聲,「可是我想要嘛?你說有一個跟我一樣漂亮又可愛的女兒多好啊。」

    她可不敢說一個像他一樣漂亮的男孩。

    偏執,佔有欲強的男人,只會更霸道,醋勁更猛。

    「那是我們愛的結晶啊!」她抱緊男人,蹭了一下,惹得他眼神冒火,灼灼燙人。

    沒有回答,而是直接用行動讓她累得沒力氣說話。

    當她迷迷糊糊地睡去,夜鳩妖治的眉眼,透着清雋柔潤的涼意。

    「我只要你就夠了。」測試廣告2

錦繡之顛經典小說:下山後,每天盤算把王爺扛回家  
相鄰:隨身帶着傳國璽 日常系的魔法假日 三國之無限召喚 毒墰莊園 造化玉碟 
語言選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