測試廣告1趙歡玉是有些生氣的,她這麼說,只是按照萬家和她家的情況做個對比。燃武閣 m.ranwuge.com

    趙家就只有她家和叔叔家,如今兩兄弟的關係很好,都是相互扶持的,暫時不會出現兄弟之間較勁兒的情況。

    但萬家就不一樣了,那麼多人,都是族親,每家人都各懷心事,都想為了自己的利益爭一爭,越是這樣,矛盾就越多。

    她並沒有別的意思,但季鳴軒這麼說,她就覺得心裏不舒服,雖然是事實,但她不想讓他拿他家裏的情況來開玩笑。

    那明明是他的傷心事,怎麼能拿來調侃

    季鳴軒看見小丫頭這麼生氣的樣子,忍不住笑出聲來,說道:「都過去很多年了,我已經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管,反正就是不准說!你忙你的事情吧,我出去跟大家說說話要睡覺去了!」

    趙歡玉轉身就要走,卻被季鳴軒拉住,重新抱進懷裏。

    「我下次不說了,你別生氣。」

    他出聲哄她,他聲音溫潤如水,趙歡玉哪能真生他的氣,嘆了一口氣就說道:「很快,你就能為他們報仇了。」

    兩句話,有些牛頭不對馬嘴,但彼此都知道是什麼意思。

    兩個人沒抱太久,季鳴軒很快就放開了她,說道:「去吧,我知道今晚家裏人肯定很捨不得你。」

    趙歡玉點點頭,轉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外面院子裏,小鐵豆、草根和胖丫都在等着她。

    今天本就是他們在一起的最後一天,卻還因為村長的事情耽誤了,大家心中都有些不高興,但想到村長被人害成那樣,抱怨的話始終說不出口。

    「阿姐,我捨不得你。」

    小鐵豆癟着嘴走上前來,拉住趙歡玉的手,小心翼翼地搖了搖,問道:「你一定要去嗎」

    「嗯,一定要去。」

    趙歡玉伸手擼了一把他的腦袋,想起剛來這個世界的時候,她伸手想擼一把小鐵豆的腦袋,卻被他髒兮兮的頭髮勸退。

    但現在,大家都是乾乾淨淨的,愛怎麼擼就怎麼擼。

    「鐵豆,好男兒志在四方,以後不管是你還是草根,亦或是胖丫,都一定要離開家去外面闖一闖的,現在我年紀最大,我先去外面看看,放心啦,等我回來的時候,一定會給你們帶禮物的,好不好」

    趙歡玉耐心哄着他,她知道小鐵豆對自己的不舍,當初姐弟倆相依為命,那革命友誼是誰都不能替代的,但即便是這樣,她還是要走。

    她想過了,等京城那邊的情況徹底穩定下來,她一定會親自來接他們一起去京城,以後一家人都在京城生活,自然就不用經受這離別之苦了。

    「我不想要什麼禮物,我只想要阿姐!」

    鐵豆知道自己不能哭的,但聽見阿姐這麼堅定地說要離開,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,他不想跟阿姐分開,一點都不想。

    上次阿姐去江南,他好幾次都做噩夢,夢裏阿姐出了事,倒在血泊里,不管他怎麼叫都叫不醒。

    雖然她還是回來了,但他只要想起那樣的噩夢,就怎麼都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怪只怪自己太過弱小,沒有保護阿姐的能力。

    「好了好了,你都是小男子漢了,還哭什麼啊草根和胖丫都要笑話你了!」

    趙歡玉其實也有些動容,但她知道這個時候自己一定不能心軟,不然明天就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之前做的那些關於季鳴軒的噩夢太過於嚇人,她根本不放心他自己離開,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,她一定要跟在身邊,確保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他要拯救全天下的百姓,她只需要拯救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草根和胖丫只是低着頭,但卻沒怎麼說話,或許是想把這麼短暫的機會留給小鐵豆。

    趙歡玉拉起

相鄰:
語言選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