測試廣告1這一幕,將聶海身後的那些鷹犬都看呆了,竟然有人敢如此膽大妄為的挖了聶海的雙眼,這無異於是太歲頭上動土了。道友閣  m.daoyouge.com

    但很快,那些修士一個個都嚇得臉色慘白了起來,竟沒有一個人敢上前阻止,甚至一個個想要逃離此地。

    因此,從這個女人身上,竟隱隱散發出三品境高手的氣息來。

    這美麗的不像話的女人,竟然是三品境高手

    這讓那些聶海豢養的鷹犬們,一個個嚇破了膽。

    聶海雙手捂住雙眼,痛苦的大叫,「你到底是誰,你竟然是三品,你竟然是三品。「

    遠處的百姓,見到聶海雙眼被挖,一個個都嚇得作鳥獸散,根本不敢再繼續逗留。

    雖然聶海雙眼被挖,對於這些百姓來說相當的解氣,但他們也知道,這女人已經將聶海給得罪死了。

    聶海一定會瘋狂報復這個女人,甚至就在在場的人,都不能倖免,因此那些百姓一個個四散逃離,不敢再逗留。

    詹台琉璃哼了一聲,如果不是顧及此人是漳州城主的身份,恐怕詹台琉璃已經殺了他了,而不是簡單的只是挖了雙眼。

    聶海嘶吼一聲,整張臉都猙獰了起來,「你到底是誰,你到底是誰?「

    詹台琉璃冷冷的說道:「本座詹台琉璃。「

    聽到這話,聶海整個人都愣住了,渾身都冒着寒氣,似聽到了一個惡魔的名字一樣。

    聶海幾乎要瘋了,竟然是這個女人,竟然是詹台琉璃,此刻他已經悔的腸子都青。

    聶海大喝一聲,「來人,帶我回去,帶我回去。「

    他已經瞎了一雙眼睛,再繼續待下去,恐怕還有忍受一番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對方既然是詹台琉璃,那他就沒了報復的機會了。

    那些修士,一個個驚恐的盯着詹台琉璃,這女人竟然突破了,從四品境,突破至三品境了。

    只是讓他們疑惑的是,這詹台琉璃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?

    他們上前,將聶海給帶回城主府。

    這些人來時氣勢洶洶,現在卻灰頭土臉的回去了,明顯吃了一個大虧。

    這時,王也從客棧中走出來,對詹台琉璃一笑,「樓主,看來這傢伙,也聽說你的名字呢。「

    詹台琉璃哼了一聲,「算他識趣,不然的話,我可不介意好好教訓他一頓。「

    王也一笑,點頭說道:「這傢伙還算能忍,第一時間就走了,不敢停留。那麼,樓主,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裏呢?「

    詹台琉璃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,「去一趟城主府,我要見一個人。「

    王也不禁一愣,看來這聶海城主大人,還有的吃虧了呢。

    王也一笑,「好,那屬下陪樓主去一趟城主府。「

    兩人緩步走出,朝着城主府而去。

    此時,已經回到城主府的聶海,雙眼被醫師敷上草藥,傷情已經穩定了下來。

    侍衛卻跑了進來,一臉慌張的對他說道:「城主大人,不好了,詹台琉璃竟然殺進來了,她進城主府了。「

    聶海陰沉着臉,一揮手,「我知道了,那我令牌去送給她,將地牢大門打開,裏面的犯人隨她處置。「

    說完這話,聶海一陣咬牙切齒,顯然是恨得牙痒痒,對詹台琉璃這咄咄逼人的架勢,很是生氣,但卻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那侍衛連忙接過令牌,火速跑出去了,來到宮殿前,將令牌恭敬的遞給了詹台琉璃,同時回復了聶海的那番話。

    王也一愣,不由得看向詹台琉璃,「樓主,這地牢中有你要找的人?「

    詹台琉璃點點頭,一伸手,將令牌隔空取來,然後朝着地牢

    走

相鄰:
語言選擇